陈凯师

海上迫降【陇东女诗人专号】之二十四:魏紫岩优秀诗歌作品欣赏-陇东打工文学

【陇东女诗人专号】之二十四:魏紫岩优秀诗歌作品欣赏-陇东打工文学

魏紫岩放屁大王,1993年生于庆阳宁县,现生活在平凉泾川。洪煦榆愿生活有墨香陶氏腔积液,笔尖留经年谭佳薪。海上迫降
姐妹
我在你们身后望着
你们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而去
而我将自己囚禁在原地
不愿与你们任何一个人背道而驰
找不到出口也逃不出时光
守着从骨头里爬出来的苦涩的回忆
它们在流逝的岁月中换化成河底沉积的淤泥
在我的生命里越积越厚重
我站在回忆的渡口将岁月望穿
期待某一个转角的背后
能与你们一起在时光下打坐
你们就像儿时一样陪着我
陪着我
哪怕一分钟也好
一双绣花鞋
母亲请教了好几位老人
只为给女儿亲手做一双
出嫁时上轿穿的绣花鞋
浆糊的水是水井刚打的mgb战队,新烧开的
鞋底鞋邦都是全新的布
做工时将手清洗干净
掌心还要裹上白手帕
休息时里三层外三层包裹
生怕沾上尘埃
捻鞋口不能回针
纳的花鞋底不能系疙瘩
不能断针不能扎到手指
一根线用完了换另外一根
宁愿在原地多缝几针也千万不能打结
这是母亲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她小心翼翼的缝制
生怕一不小心将女儿的未来扎出漏洞
红色绸缎的鞋面
再精选七彩丝线绣花
绣一对戏水的鸳鸯
再绣一朵出水的芙蓉
芙蓉花瓣从白到粉红
干净 端庄
绣一片衬花的荷叶
雄厚 大气
再绣两朵含苞的花骨朵儿
娇小 可爱
母亲算好了时间
开做到完工刚好九天
母亲望着两个待嫁的姐姐
迟疑片刻后脱下了养姐的鞋子
俯下身子亲手试穿在养女的脚上
包进了她的嫁妆里
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
在母亲的额头响起娶亲的唢呐声

脚印
一场漫天飞雪将大地染白
雪地中央留下了一排清晰的脚印
母亲,我江恩角度线,还有我的孩子
或深或浅
或曲或直
瞬间在雪地画出一条路
起点,终点
都近在咫尺
服装厂的女子
她,
在这几百平米的车间穿梭
认认真真地选线本溪高中吧,绗缝
仔仔细细地铺平,裁剪
缝纫机轻轻地一路小跑
绣花针在衣角缠绵
拉链保罗亨特,衣扣蛾蚋幼虫,帽饰……
熨斗抚摸着每一寸新衣
挂上吊牌封包的那一刻
她犹豫了
偷偷拿起那件粉色的羽绒服穿在身上
大小尺寸刚刚好
她拿出手机申崇线,上扬四十五度角按下拍摄
然后又小心翼翼的脱下来
目光扫了一眼标签
叠好六面兽,封口凶兽篮球,装箱
晚上躺在被窝里
拿出手机看着那张照片
她轻轻的笑了
梦里
她看见了一个穿着时髦的姑娘
从衣店的橱窗里穿走了它

雀巢
初雪如期而至
卷走了枝头最后一片落叶
那个雀巢便孤零零的立在了树杈间
黄昏来临
一只喜鹊在巢周围频频旋飞
把不安和忧伤写满
或许它在等它的伴侣
或许它在等它的孩子
直到鸡鸭窝都安静了下来
它才飞回巢中
北风裹挟着寒冷漫过高楼
漫过村庄
漫过河边的杨树
我不知道
它等到了它
或它们吗

很静,很静
无边的黑暗在身边流淌
对着屏幕
那些冰冷的字眼
我企图用体温
将它捂热
芦苇花
初冬的水边
没有绿草茵茵,没有鲜花绽放
只有两岸残留的芦苇花在风中摇曳
枯萎的枝叶显得花儿多了几许凄凉
风掠过彼岸
遥传一荡苇花的相思
我寄万千思绪于一朵随风而去的苇花
我期待风刮的更猛烈些
让它乘风飘向西北
捎去一个游子的思念

乡思
走在乡间的小路
风吹洒了一地落叶
给我一根火柴吧
让我点燃其中的一片
升起的缕缕白烟
像及了故乡上空飘荡的炊烟
或者让它在我的心底燃烧吧
那一些烧不尽的乡思

海水声列车蛇灾,海风声
咆哮天作凉缘,不安
将一只狗的尸体送到岸边
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浅滩
曾经敏锐的双眼被海水腐蚀
我知道姚金铃,它的灵魂在等一艘靠岸的渔船
企盼将自己的肉身托上岸边
给予一把黄土的温暖
它在等某一个过往的行人
伸出援助之手
能将自己从这刺骨的海水中捞出
好在来世投胎

午后时光
我喜欢静静地依偎在窗前
伸手打捞
那从指尖滑落的片刻光阴
没有风,没有鸟鸣
静静地
只听见了时光流逝的声音
默默翻开一本旧书
那柔软的文字随着我的心事
一起飘散
我喜欢这样宁静的午后
端一杯入口的清茶
清香将某段深藏心底的爱恋
悄悄地牵出心房
闭上双眼
那人的影子
开始在眼底泛滥

原创:罗海霞 编辑:高粱



本平台近期开设【陇东女诗人专号】,欢迎各位女作家、诗人投稿余姚八中!
投稿邮箱:78525175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