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师

滦县酒店【非虚构故事】同桌的你哟,时不再来!-报刊文摘

【非虚构故事】同桌的你哟,时不再来!-报刊文摘

图片来自影片《Little DJ:两小无猜》
每当在央视《明星同乐会》节目中看见二三十年未曾谋面的同学或朋友走出演视厅,听到明星一句“老朋友好久不见”的台词时重生猛禽,我都激动万分,双眼饱含着热泪,一再二,二再三地沉浸在遥远的记忆和遐想中。
小时候在“人民”的公社大院内有一排数间厨房安置着各户入厨死亡女孩,我家的厨房是面向西的第一间,紧靠着的就是她家的厨房了。平日中午还是下午做饭,两家的烟窗几乎同时升起袅袅的炊烟。此时乾县天气预报,我和她正在各自的厨房当起业余半桶水大厨了。两家饭菜上桌后,我和她都会闻到你家我家款款漂来的菜香味。每逢节日,她家杀鸡我家宰鸭相互一目了然。节日有菜加了,佳肴令我和她垂涎欲滴,那时我馋,她亦馋。我们都享受着父母的百般呵护和疼爱!虽然现在我们双亲都相继离我们远去,无法再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但我们都希望双方父母在天国能再次相会,共享安乐!我怀着对双方父母的思念及对她的牵挂,流着眼泪撰写这篇散文。
我随父母搬迁到安怀镇,刚好上中心小学,那时教我们语文课的老教师庞老师。上学不久,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庞老师把她安排在他面对左边靠墙的最后排的座位白慧明,就是我的同桌。当庞老师介绍她是何许人氏时,我窥视着她,她腼腆、恬静、含羞带涩、五官端正,有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一头浓密的天生微卷秀发,俨然是一个犹抱琵琶半遮脸的小美人。
她看书,我写字,她跳绳,我打球,她被提问,我替她鼓劲,我被提问,她替我可惜(我回答问题错了)杜皮和杜宝。但当时和女同学同位仅我一人吞噬星空后传,为了避嫌8倍水,不得不用白粉笔在桌子中划了一道特显眼的三八线,比小品陈佩斯和朱时茂用手掌划分放胡椒粉瓶的中间线还要正中,泾渭分明,楚河汉界,其目的就是用以解决和消弭假想敌的国界争端和矛盾。但我的同桌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手肘侵犯我的“领土”,而当时的我立刻奋起反击,其实打在她身上,痛在我心头!精神上的痛苦比肉体的痛苦更甚,真是得不偿失,自作自受。
那就是我双面的童年。
我和她、我的两个小妹一起在大院里捉迷藏、做游戏或扛着锄头到芭蕉林刨蚯蚓喂鸭子世界的约束。一到时令果熟时我就会召集她们密谋作案,乘着中午大人休息无人或月黑风高之夜潜入果园。我轻手熟树地爬上数米高的果树偷摘人民公社的果实,不是黄皮、龙眼、荔枝就是沙田柚。在那物质严重匮乏的年代,那些尚未成熟甜酸苦涩的水果,对我们来说已是奇珍异果了。
我们作案有既遂亦有未遂天地民心。怎么说呢?当时公社有一个忠于职守、铁面无私的通信员,他一到时令果熟时,经常牺牲中午、晚上的休息时间坚守岗位,誓死保卫人民公社的成熟果实。每当看到院内果树摇拽晃动或听到异样响动,他就会立马朝现场一边飞奔,一边高喊捉贼。正在果树上辛勤劳作的我听到奔跑的脚步和呐喊声就立马从数米高的树上往下跳,用尽吃奶之力狂奔,曾不只一次又一次地逃避了革命干部的前追后堵,成功突围。后来我上大学时被选为学校蓝球队员,打主力,跳得高跑得快,受到男女同学的赞赏。他们哪里知道我孩提时就毕业于“盗跑”专业了。
有一天下午离上学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手无缚鸡之力的她竟然正襟危坐在自家厨房门口的小板凳上,右手操着一把半锋半钝的菜刀,左手抓着一只重达五斤的鸭子际恒,俨然像一个小屠夫,居然敢壮着胆子往鸭子的颈部抹去,谁知除了她宰鸭的技术严重欠缺外,还有她柔弱的小手力不从心都市抽奖高手。那只被宰的鸭子由于颈部受伤受到惊吓,奋力挣脱她的小手,房仕德连跑带飞地朝大院旁边的大塘奔去,跳入五、六亩宽阔的大塘。那时的她含着半吊泪水,小跑到大塘边望水哀叹!一直在旁边观看的我突然在脑海里闪现出雷锋、邱少云、王继光等为了革命事业奋不顾身的英雄画面,居然当着她的面脱光衣裤(当时真是一窍未通不知男女有别),奋不顾身地跳进大塘,穷尽浑身力气狂追受伤的鸭子。那只鸭子虽然受伤,但它游泳的技能比我还了得,越追相互间拉下的距离就越远。我只好作罢,悻悻上岸,穿好衣服和她一起回校上课赌城大亨粤语。
每逢夏日星期天早上,我和她、我的姊妹携带着早准备好的筢子、竹箕迎着朝阳朝大山进发。黄土裸露的山坡松树散落下一片片金黄色的松针,那就是大自然馈赠给我的薪火。打松针装箕是一门技术,我凭借着山民传授给我的经验把松针耙成四长方形赖布衣传奇,对中折迭成两头并齐近似四方形再左右交替地层迭在竹箕里。这样箕里的松针才会结实,滦县酒店在挑的过程中就不会轻易散落。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作为一个男孩子挑着六、七十斤重的担子走下山坡都显得异常艰难,她就更难了。因此,每逢下到很陡的山坡,我都帮她把担子挑到较平缓的山坡再让她往下挑。下到山坡脚下,我们挑着担子继续沿着蜿蜒于群山间的公路往回走。短短六、七公里回程,肩上负重的我们就觉得太漫长了。当艰难地蹒跚挑到大狭口(地名)附近的小粥铺时,大家就会飞快地放下肩上的担子,争先恐后地奔向公路旁边的小河割肉纹身。布满马卵石的河面流淌着清澈见底的山泉水,我们赤着脚跳进水中,贪婪地一掬一掬泉水往嘴里送,那才叫甜,甜在嘴里,润在心肺。饮足喝饱后,大家回到小粥铺前面枝叶茂盛的大树下,小憩纳凉。大山的松香伴随着大狭口的山风徐徐飘来兰因璧月,沁人心肺!啊!想当初,我们曾是大山里纯洁的小山民!
我记得小学五年级上学期刚结束,她的父母因工作需要调到县城工作。临行前,她的父母把她托付给我的父母,要她在安怀中心小学读完五年级最后一个学期。她的父母还特别叮嘱我要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不要欺负她,要关心她,爱护她。这样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我们的“四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生活由此拉开了序幕。我和她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回到家,我挑重活干,砍柴、挑水是一把手;洗菜之类的轻手工当然就是她和我的两个小妹做了。吃饭时,我的父母每次都要劝她多吃菜多吃饭,就像对自己的亲生儿女一样无微不至。
晚上,她就和我的两个小妹挤在一铺大床就寝。那个学期正值是夏天,她和我的两个小妹仨旱鸭子常乘着夜深人静之时,穿着长衣长裤跑到大院旁的三尺深的水凼(土语:水涡)去游假泳。她们哪里知道那个小水凼经常有二、三公分长的水蛭(俗称“蚂蟥”)出没。在感觉到自己皮肤痒痒痛痛时,正是水蛭吸盘吸食自己血液正欢的时候。当看到自己鲜血淋漓的大腿或屁股时,妈啊爹啊的尖叫声伴随着哭声响彻云霄!当然这样的超分贝又扰民作息了。
一个学期的共同生活ca4102,她从不习惯到习惯地融入了我们家庭的日常生活。我亦把她视作自己不可或缺的家庭成员守夜人誓言。最后一个学期结束,她要转学到她父母工作的县城就读,金凤凰飞出山旯旮了。她转学后,我会时不时地站在大院的高坡,引颈伸项,举目远眺,若有所思:同桌的她虽然远去,但她却给我留下了童年的美好回忆和永远讲不完的故事。说实话,我每当提起尘封已久的记忆时,都会给自己带来或多或少的伤感,但同样会给自己带来美好的憧憬和希冀!但愿我和她同志加兄妹般的深厚友谊,万古长青!
广西读者罗丹雄 自荐
我们期待你的好故事
如果你有亲身经历的好故事,感怀于心,不吐不快,愿意分享给大家,请给我们来稿。在这里,有44万微信粉丝和百万纸媒读者坐享俊男之坊,可以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故事要求:非虚构,真情实感,文字好,有力量。一经采用,将视同您授予报刊文摘编辑部版权。我们将支付稿酬。
投稿邮箱:baokanwenzhai@126.com
如在其他微信号原创首发,请给本号(ID:baokanwenzhai)开白名单。
请在邮件题目注明【非虚构故事征稿】并留下您的真实姓名+能收到汇款单的联系地址+邮编+联系手机。
来稿众多,编辑可能来不及回复,10个工作日后未收到回复可自行处理。